官网首页-

官网首页-

搬迁问题基本解决后,后续扶持最重要的是就业。如何确保被拆迁人有事可做,地方政府有针对性地采取了措施:引导被拆迁户在安置区做劳务经纪人,成立农业合作社吸纳村民就业,在安置点设厂为附近群众提供就业机会。只有当你快乐的时候,你才能过上平静的生活。–云南省昭通市静安新区搬迁户编辑唐泰山告诉我们:我做劳务经纪人时,在云南省昭通市大观县高桥乡高桥村帮邻居找工作。山高谷深,路崎岖。今年2月11日,我们一家搬进昭通市静安新区康庄社区,分配了一套150平方米的房子。

我们家是一个有档案卡的贫困家庭。除了我们三个人,还有70多岁的父母和两个患精神病的兄弟。我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虽然搬迁改善了生活环境,但我不得不花钱买柴、买米、买油、买盐。我是我哥哥的监护人,我不能出去工作。老实说,一开始我很担心自己的未来。好在搬下来没几天,安置区就业服务站的工作人员就来我家了解我的就业需求。根据我的情况,工作人员建议参加劳动经纪人培训,在安置区做一名劳动经纪人。什么是劳工代理人?3月初,我参加了静安新区组织的劳动经纪人培训。

经过一周的训练,我基本上了解了这份工作的职责。安置区共有安置人口4万多人,其中一半为劳动力。劳务中介是在第一时间将就业工作站提供的就业信息告知需要就业的居民,以满足居民就业和企业就业的双向需求。如果你有薪水,你可以帮助你的邻居找到工作。为什么不?任职后,我主要负责江夏吉之汇蔬菜基地的就业管理,月薪3000多元。最近是豌豆采摘的旺季,每天都有超过100人的需求。工作多,工资多,一天的收入不成问题。我把基地的就业信息发给了社区就业推动组,很快就有不少居民反映。

我一一回访,确认第二天带他们去基地工作。现在,安置区附近的产业基地和扶贫车间已经投入使用,我会及时将就业信息传递给需要帮助的人,帮助更多的搬迁群众找到适合他们的工作。(本报记者叶传增整理)新疆玉田布利亚村第一书记赵刚说:“赵书记,这辈子有两件事我最高兴。一个人要走出沙漠,搬进一所新房子。另一个原因是我的儿子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两天前,阿汉·鲁齐老人微笑着和我分享她的快乐。走出沙漠,对新疆玉田县大里雅布依乡大里雅布依村来说,确实是一件大事。

去年9月27日,该村最后一批114户村民搬到距县城91公里、水电通畅的搬迁扶贫安置点。如果搬迁群众的基本生活需要得到满足,就必须考虑如何在新房子里稳定地生活。2018年初,我刚到村里时,发现村里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在放羊。因为每个家庭只有几只羊,羊的数量不足以获得稳定的收入。当年6月,我们提出在大利亚布依乡成立畜牧农民专业合作社,让村民信任合作社中的羊进行集中养殖,解放养羊劳动力。一开始,我们很犹豫。

但一年后,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申请加入合作社,看到加入合作社的村民不仅拿到了分红,还放开双手去工作。其中有阿卡巴·阿巴巴克尔,他是我老人亚汉·鲁齐的儿子。”我想工作,但我没有技能。阿克巴说的其实是村里大多数年轻人的苦恼。为此,我们联系了农牧民培训学校的老师,来到村里。